首页| 故事会| 校园资讯| 化工资讯| 电商资讯| 农药资讯| 读书心得| 动漫资讯| 美食资讯| 电脑资讯| 明星资讯| 大数据| 数码资讯| 更多

鬼少女跟回家

【发表时间:2020-07-26 21:25:05 来源:乐展网】

公园里此时悄无声息,月亮静静地挂着,没有风,树也休息了。柠子辛能很清晰的听见那个人类的脚步,正在朝这里走来。越来越近,人的气息。

靳益昊刚和女友分手心情很不好,心情一不好的时候他就喜欢深夜到附近的公园去散步,别说他有点神经质大晚上瞎溜达啥,他还就是喜欢一个人时在黑暗中的静谧闲适,烦恼在黑暗中被自己慢慢嚼碎消融,然后化入黑暗中,自己再美美的睡一觉就又是精神抖索的自己。

刚在长椅上放松着,便听见有女孩的声音响起,他便沿着声音找去,这大晚上的一个女孩子家在外面多危险啊。

柠子辛凝神等着,又不舍那婴儿,因为仔细一看去婴儿已经死去了,有可能是那母亲丢弃一阵时间冷的当然一定也有那可恶的野鬼的原因。柠子辛愤愤不平。

“是谁在那儿?!”借着勉强的苍白月光,靳益昊拐过小路,看见亭子里的柠子辛。

与此同时,柠子辛也扭头看见他,高大的梧桐树下的男人,人类男人,短发峰眉棱角分明的脸庞,锐利的眼是夜色的黑,柠子辛身为女鬼,倒是可以把靳益昊看的清清楚楚。然而对方只知道,这大抵是个漂亮的女孩,由于亭子中的椅子,没发现她虚幻的脚。

“一个小丫头在那儿干嘛?”靳益昊又开口。

他居然可以看到我?!!柠子辛震惊,艾玛我是怎么暴露了。赶紧看看自己全身,不应该呀。

靳益昊又看见她身旁桌子上的婴儿,虽然是半包裹的,但也明显。这么小就生孩子然后打算把他偷偷扔掉?幸好我发现的及时,这事儿得劝劝。“不用害怕。我知道了。但是你没必要把他扔掉啊,你有你的幸福,但是他是无辜的,你这样做……”

“等会儿。”柠子辛开口,丫的他以为我是人类扔孩子的没责任妈妈啊。“他不是我生的。”

靳益昊慢慢走过去,柠子辛初到人间,还是比较谨慎,这个人能看见自己,不是阴阳师收自己的就是天生有阴阳眼的人,自己还是小心点好,这么想着,蹭一下就飘走了,从反方向的灌木丛那边走。

“你这丫头怎么没点担当。”刚说完,靳益昊隐隐约约觉得哪里不太对,虽然月光淡,看不清,但那女孩跑走是怎么走的,没见她的脚越过亭子啊。先不管这些,去看孩子,这大晚上的,不得冻死。靳益昊跑过去一瞅,当场瘫坐在地上,孩子,已经是一具冰冷的尸体。

该打电话报警?靳益昊想着,挠挠头有点苦恼,然而有什么用,他妈妈亲手杀了他的,不要他的。柠子辛看似跑了实在在灌木丛悄悄潜伏看着呢,男人的表现完全不像个阴阳师,不然不会看不出来这是野鬼做的,当然还有一个可能等级太低技术太渣。但是连我都不追,啧啧,铁定是一个有阴阳眼的普通人咯。那就不可怕了。

靳益昊这边还在纠结寻思,那边的柠子辛就打起小九九了。与其做个流浪的鬼当然还是家养的比较好,也许可以吓吓这个男人让他供奉着自己,这样自己在人间玩还不愁吃不愁穿多好,啊哈哈哈哈。

靳益昊最终于心不忍,决定自己把死婴埋了,一边挖土的时候还一边说着柠子辛这个“妈妈”不是有意的,不要怨她之类的,看的柠子辛忍俊不禁,真是个人间的傻男人,长得也还不赖,不找他找谁呢?

不料今晚月色太好还是怎样,又有一个人也闲的没事儿出来溜达,恰巧走过小路从灌木丛那儿看见背着身子在那儿挖土还碎碎念的靳益昊。“我去,这人脑子有病啊,大晚上干啥呢这是。”忍不住瞅了半天嘀咕着。柠子辛在一旁,那男人洽洽就立住了看,还正好在她的位置,也就是说,他与她一个位置,穿过她身子在瞅。柠子辛虽然听着这人的话好笑,但挪了个位置站起来白了他一眼,还是有存在感的感觉比较好,要不然屁股都丫的碰到我脑门了也不知道。

“切切切。”柠子辛冲着那路人翻白眼,然而她忘记,出了声音路人听不见,但靳益昊会听见。某男一转头,“你这个不负责的人居然还在,你也太残忍了!给我过来!”

原本是路人的张泽延一脸懵逼状,待看见那个小小的墓,在看看自己周围,恍然觉察到了什么。“神经病啊!~~”撒腿就跑了。

这时候柠子辛飘出来了,靳益昊也觉得用这个字眼太合适不过了。这女孩飘,飘出来的!

“只有你看见我的。”她笑笑,月逐渐明亮,靳益昊清晰的看见了眼前的女孩,不,漂亮的女鬼。

“你看见那婴儿的下场的,如果你不听我的话,恩,有人也会给你做这个小土堆的。”柠子辛淡淡的笑着,淡淡的指着那个土堆道。靳益昊看着诡异。

“这么说,这不是你的孩子,而是你吃了他?!你这只鬼!”靳益昊反应过来,愤愤不平。

柠子辛点点头,“如果你不听话我也会吃了你的。”

靳益昊头一次觉得人生如此悲催,这一天,和女友分手了也就罢了,散个步还能遇见鬼,还替鬼说了好话,最后鬼还要来我家让我伺候着她!额滴个神呐,我靳益昊前辈子做了什么孽啊!!

月光变得温柔,但在某男看来是越发的苍白,自己的脸色估计就和那女鬼没什么区别了,浑身虚浮无力啊。

如果此时有人,其实就会看见这一幕,一个长得还不赖的男人跟个小老头一样弯着腰,双手无力的垂着,脸色苍白的在公园的小鹅卵石路上踽踽独行。

然而只有当事人知道…………

“现在,背着我,走回你家去,然后给我烧点饭菜吃吃。”柠子辛撅着小嘴颐指气使。“一只鬼还要我背?”“当然,你敢不背?”“我背。”反正也沉不到哪里去吧。”靳益昊心想。然而当柠子辛上了他的背。逐渐变沉,难道西游记里孙猴子那套这小女鬼也会?

柠子辛很满意,暗地偷偷笑,起风了,指针指到凌晨十二点,树叶哗哗作响,靳益昊觉得他们在笑一样。亲自把一只女鬼背回家。还有谁?!我就想问问还有谁?!

最新新闻
图片新闻
新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