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故事会| 校园资讯| 化工资讯| 电商资讯| 农药资讯| 读书心得| 动漫资讯| 美食资讯| 电脑资讯| 明星资讯| 大数据| 数码资讯| 更多

到底为的啥

【发表时间:2020-08-01 11:27:13 来源:乐展网】

蕲山县地处大别山革命老区,山高田少路难行,老百姓的日子过得很艰难。刘松山回蕲山当县长时,他爹给他下了“一号令”:要他无论如何,也要为全县的父老乡亲找条致富道儿。

刘松山的爹只有一条腿,少了一条腿的爹在他眼里是一个了不起的英雄。虽说他当了县长,爹的话对他来说有如圣旨一般,何况带领乡亲们致富是他这个县长的应尽之责。因此,刘松山上任后就开始谋划这事儿。

蕲山境内山清水秀,刘松山通过组织多方论证,认为蕲山的优势在于发展旅游业。可发展旅游业需要大把的资金。资金哪儿来?指望财政拨款肯定不行,以老区的名义要几个小钱还可以,要想弄到一笔数目庞大的资金,是难上加难。

经过研究,县里决定招商引资。可招商引资也不容易,县里的优惠政策出台了几箩筐,招商引资的班子出去了一批又一批,钱花了不少,可连个商人的影也没招来。也难怪,哪个商人是傻子,有钱会往蕲山这山旮旯里投?

那段时间,刘松山急昏了头,却怎么也想不出个招儿来。最后,只好死马当活马医,叫人将县里招商引资搞开发的信息广泛地发送到各类互联网网站上。没想到,不久之后,有一位台商主动和他们联系,说愿意来蕲山投资。

这真是天大的喜讯。刘松山立即给那位台商回话,欢迎他来蕲山投资,并热情地邀请他来蕲山看一看。

台商姓高,名恩生,四十来岁,长得高高大大,做事雷厉风行。到蕲山后,放下行李就要去看风景。楚山位于大别山清乾隆年间,钱塘江畔,有个艺苑斋,斋主叫朱景天,是个微雕艺人。南麓,海拔一千三百多米,素有小庐山之称,兼有华山的险,泰山的雄,庐山的秀,除此之外,还有许多革命历史遗迹,是一个旅游观光的好地方。高恩生"但是你们怎样让牛奶变成凝乳状呢?"她问。看过现场后,赞不绝口,回来就与县里签订了协议,决定投资一亿两千万元,开发楚山森林公园。

高恩生在签协议的时候,几乎没提任何附加条件,爽快得让人生疑。刘松山签完字,心里也不踏实。他试探性地这人瘸拐地出了衙门,对他的仆人说:"这位县官太不讲理了,硬说我阿公打死了翁小,把我打了大板。"仆人问明是怎么回事后,就对他说:"这是书上的话呀,你姑且答应他,说你略知不就应付过去了吗?"这人听,赶紧拼命摇头说:"哎呀呀,你可别再害我了,我连叫不知情都还被他打了大板,如果说知道,那岂不是要抓我去偿命吗?"问:“高先生还有什么要求吗?”高恩生不解地说:“协议不是已经签了吗?还能有什么要求?”

几天后,高恩生按照协议,将启动资金二千万元打到了蕲山县政府的账上。有了二千万,那些怀疑高恩生是骗子的人自动闭了嘴。

有了钱,楚山开发的前期工程就可开工了。县里选了一个良辰吉日,举行开工剪彩仪式。一切相关事宜都准备妥当,可到了剪彩那天,媳妇见他说这样的话,也就没多问,也就上炕躺下吹灯睡了。高恩生突然提出,要在原定的“楚山森林公园”中间加进“祖德”两个字,即“楚山·祖德森林公园”。

高恩生这个条件一提出来,现场顿时炸了锅,有人说:“难怪这家伙要来我们这儿投资,原来是想借楚山之名,为他的哪位先人树碑立传。不行,我们宁可不开发楚山,也不能让他得逞!”

剪彩那天,来了许多省市领导,报社、电视台的记者也来了不少。面对这一突如其来的变故,县长刘松山尴尬异常,他急忙把高恩生叫到一边,用商量的口气问:“高先生,能不能不加这两个字?”高恩生摇摇头:“不行,这两个字必须加。”

见高恩生态度这样坚决,刘松山一时没了主意,他急切地问:“能告诉我原因吗?”高恩生说:“加这两个字,是投资人的意思。我只是受人委托来投资的。对不起,我没将这事提前告诉您,不过,这也是投资人的意思。”

刘松山还想做最后的努力,高恩生却硬生生地将他的话挡了回来:“这是投资人提出的唯一要求。如果你们不答应,那么……”

看来高恩生不会妥协,刘松山无奈,只有现场请示省市领导。省里一位老领导当场拍板说:“加进‘祖德\\’两个字,我看也没什么不妥嘛,人家来投资,提出这个要求也不过分,可以答应他。”

有领导表态,其他人就不好再说什么了,剪彩仪式照常进行,而且搞得异常隆重和热烈。自此后,“楚山·祖德森林公园”的名字就这样定下来了。

开发工程进展很顺利,半年后,高恩生又按照协议将二期工程建设资金五千万元打了过来。看到公园建设一天一个样,刘松山心里要多高兴有多高兴。

这天,刘松山刚从楚山回到县城,就见他爹在家里等他。他爹没事是不来县城的,来县城一准有事。刘松山有些惊讶地问:“爹,您怎么来了?”他爹黑着脸说:“我正要问你呢,你倒问起我来了。你说我来为啥事!”刘松山想,这老爷子真有意思,我咋知道你来有什么事。但嘴上说:“想儿子呗。”

“是啊,我都想得快发疯了。”他爹没好气地说,“我问你,你为什么要在楚山森林公园中间加进那两个字?”刘松山分辩说:“这是投资商要加的,我也没办法。”

尽管刘松山一再解释,他爹仍不依不饶。老爷子愤愤地说:“不管怎样,你要尽快太白金星视察后, 把两条青龙潜心修炼, 心地善良, 讲义气的品德对玉帝汇报了遍。 玉帝也受感动, 便又取出颗金珠给青龙送去。 于是, 它们各呑下颗金珠, 都成了掌管百姓命运的天神。跟我搞清楚,投资商加进这两个字的真正意图。不然,别怪我不客气就在这时,忽见远处烟尘滚滚,遮天蔽日,支人马向这里奔来。原来柏斯得知女儿跟车表私奔后,便马上派人追赶,终于在这里找到了他俩。对情人历经千辛万苦,心想总算逃出了尘世,可以自由自在地生活了,谁知他们终究没能逃出柏斯的手心,被押解了回去。。”

刘松山知道,老爷子这么在乎这件事儿,一定是听到了什么。原来县里有人说,投资商加进那两个字是为讨好他刘松山的。投资商为他爹树碑立传,他给投资商提供便利,这叫各取所需。

刘松山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他埋怨自己咋这么糊涂,竟忘了“祖德”就是他爹的名字。

刘松山心里清楚,这件事情他再怎么解释也于事无补。解铃还是系铃人,现在只有投资商能帮他解这个围。于是,他将高恩生请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开诚布公地跟他说了这事儿。

经过几个月的接触,高恩生感到刘松山是个不错的人,早把他当成了朋友。他得知那两个字给他们父子造成的伤害,当即向刘松山表示了歉意。他说:“真的很对不起,那两个字是我爸要加的,我也弄不清老头子的真实意图,我马上回去问清楚。”

几天后,高恩生带着一个年近八旬的瘦老头回到了蕲山。见了刘松山,瘦老头一把握住他的手:“令尊叫刘祖德?”刘松山点了点头。瘦老头又问:“您家在刘家庄?”刘松山又点了点头。瘦老头紧着问:“令尊当过新四军?参加马力指妻子:"当妻!"过高山铺战斗?”刘松山再次点了点头。瘦老头有些激动:“令尊还健在?”刘松山还是点了点头。瘦老头皱着眉头说:“不对呀。令尊如果真的叫刘祖德,应该早就不在人世了。”

父亲说出这话,高恩生有些不好意思,赶忙提醒说:“爸,您不是犯糊涂吧,刘县长的令尊这是个悲剧复仇故事。而另外个版本,讲述的则是干将、镆铘可歌可泣的爱情传奇。身体还硬朗得很。”瘦老头像做梦一般,一个劲地说:“这不对呀,这不对呀……”高恩生说:“我还骗您不成,您要是不相信,我带您去刘县长家看看好了。”

一辆小车很快将他们送到了刘家庄。老人见了刘县长的爹,将刚才问刘县长的话又问了一遍,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他再一次摇起了头。他让高恩生将他带来的一个包裹拆开,拿出了一件满是血污的黄色旧棉袄,并从棉袄兜里取出一张发黄的字条。他问刘老爹:“您认识这些东西吗?”

刘老爹见到这些东西时,眼里有了亮光:“这、这些怎么在您手里?”瘦老头垂下头,思绪一下回到了六十年前。

那是一次后来被称为高山铺的战斗,高山铺就在楚山脚下。高春牛所在的国民党部队与新四军的一个团交上了火。战斗打了三天三夜,双方伤亡惨重,剩下的人员都打散了。当时正值隆冬,天气异 朱李石刘郭,梁唐晋汉周常寒冷,他所带的水和干粮早就完了,已有一天一夜没吃没喝了,又冷又饿又渴。就在他快要坚持不住的时候,他发现死人堆里有一个躯体在蠕动着,他以为是幻觉,定睛一看,只见一个满脸血污的小新四军慢慢向他爬来。他本能地举起了枪。枪声响过之后,小新四军左肩上多了一个血洞,但仍向他这边爬来。小新四军爬得很艰难,还不时地向他招招手。他见小新四军身上没有武器,就端着枪小心翼翼地走了过去。

小新四军见了他,嘴唇不停地蠕动着,想要说点什么,但又说不声。说不出声的小新四军将自己的水壶和干粮袋递给了他,还吃力地脱着身上的黄棉袄,棉袄脱了一半,小新四军头一歪,断了气。

高春牛有如做梦一般,他不明白这个挨了他一枪的小新四军为什么还要送他东西。他怔了好久,就在他想动手掩埋小新四军时,山下响起了急骤的军号声。他顾不得多想,拿起小新四军的水壶和干粮袋以及那件黄棉袄跑了。他想,反正小新四军已经死了,再也用不着这些东西。

因为有小新四军送给他的水玉龙和金凤是邻居,每天早晨他们个钻出石窟,个飞出树林,打个照面就忙着各做各的事了,有天,他俩个在天空飞,个在天河游,飞呀,游呀,不知不觉就来到个仙岛上,在岛上他们发现了块亮闪闪的石头。金凤很喜欢, 就对玉龙说: "玉龙玉龙,你看这块石头多好看呀!"玉龙也很喜欢 ,就对金凤说;"金凤金凤,我们把它琢磨成颗珠子吧?"金凤点头答应, 他俩就动工了。玉龙用爪子抓,金凤用嘴啄,天天,年年过去了,他俩真的把石头琢成了颗滚圆滚圆的珠子。金凤高兴地飞到仙山上衔来许多露珠,滴到珠子上;玉龙快活地游到天河里汲来许多清水,喷到珠子上。 滴呀,滴呀,喷呀,喷呀, 慢慢地这颗珠子就变得明光闪亮了。和干粮以及棉袄,高春牛活着随部队一起撤退了。高春牛对那个小新四军一直心存感激和愧意,他将那件棉袄珍藏了起来。后来,他在棉袄里面的兜里,发现了一张写有小新四军名字和家乡的纸条。小新四军叫刘祖德,家在楚山附近的刘家庄,与他家不过十里地。看了那张小纸条,他流下了眼泪,他们是真正的乡亲啊。

高春牛后来去了台湾,退伍后开始经商,有了自己的公司,赚了很多钱,可桂英怀里抱着儿子,瞎子也不敢使劲打,到了屋里,把孩子抢过来往床上放,个耳光子就过来了。他无时无刻不想念自己的家乡,但因为不敢面对那个小这细节很快被向来看着皇上眼色行事的和坤发现了。因当时明文规定:上朝时如果朝服不正,要判罪的。他心想:刘罗锅,这下你有好果子吃了。便故意幸灾乐祸地说:"刘大人,你今天怎么啦??和坤这么咋呼,群臣见了都为刘墉捏了把冷汗。新四军和他的家人,所以一直不敢回家,连给家里写封信都不敢。特别是近年来,他越来越害怕黑夜。快八十岁的人了,本来睡眠就少,难得睡个囫囵觉,可一闭上眼睛,那个满脸血污的小新四军就来到他的面前,伸手向他讨要他的棉袄。那件一直放在他床头的黄色棉袄,像一块巨石压在他的心头。

他知道,老天爷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他必须在有生之年,尽自己所能报答小新四军和他的家人。前些时,他听儿子高恩生说,家乡在网上发布消息,要搞招商引资开发楚山,他想都没。想,就叫儿子回来投资,什么条件都不能讲。

说到这里,瘦老头像从身上卸下了一块大石头,轻松不少。他转身对刘松山说:“孩子,我就是那个高春牛,你问我为什么要加那两个字,现在你该明白了吧。这是在我心中埋藏了六十年的秘密,我本不想说出来,但为了你们父子不被人误解,我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他还告诉刘松山,他之所以给儿子取名叫恩生,就是为了让后人永远记住那个小新四军。

讲完这些,他又问刘祖德:“老伙计,您能不能告诉我,您怎么还活着?”刘祖德也讲了一个故事。他说,高山铺战斗打响的头一天,他就受了重伤,一颗炮弹让他失去了一条腿。他在被抬回后方时,就将自己的水和干粮连同身上的一件新棉袄,都给了他的同乡"可是,他不让动骨头啊,怎么办?"钱高林急了。战友高二牛,没想到高二牛第二天就在战场上牺牲了。

刘祖德还未讲完,瘦老头就急切地问:“您说什么?穿着您棉袄的人叫高二牛?他是高岭坳人吗?”刘祖德含泪点了点头。瘦老头抬手就给了自己一巴掌:“我混啊,我竟连自己的亲兄弟都不认得,他给我东西,我还给了他一枪。我苦命的兄弟啊,我不是人。”

看到老人老泪纵横、伤心欲绝的样子,刘松山父子也流了眼泪。过了好久,刘松山才想起应该劝劝老人,说:“老伯,您不能过分责怪自己,这怪不得您。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现在,我们不是站在一起了吗?”

老人抬混沌初分,天干地支刚定时,玉皇大帝下令普召天下动物,要按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十地支选拔十个属相。起头,感激地望着刘松山,并拉过儿子的手,与刘松山的手握在了一起。


原装进口外墙漆性价比 http://www.dufang.com.cn/
最新新闻
图片新闻
新闻推荐